馮思敏在CLPGA無錫站比賽,她說:“我的暑假永遠都是賽季。”圖/王凌肖佳藝(右一)在校園裡和兩個朋友在一起,她希望以後可以開個高爾夫球場。劉鈺(左二)所在的杜克大學高爾夫校隊“藍魔隊”獲得了NCAA團體賽冠軍,慶功宴結束第二天她就飛回了北京。
  職業或學業
  這個暑假或許是他們的人生重大轉折……
  “回國前一天,我跟教練說,我不回去讀書了。”無錫站時,馮思敏說。她準備七月初回美國備戰她人生中的最後一場業餘賽——美國業餘錦標賽,緊接著參加LPGA資格考試,轉為職業選手。
  這個決定雖是許久的心靈召喚,但臨到攤牌之時,“對我來說,越到最後決定越難做。球隊七年來沒有贏過球,贏了比賽之後,我們隊伍的關係更堅固了。我有時候覺得,多獃獃該多好。”馮思敏說。回想起剛入學時,大家的關係還比較生疏。以高爾夫為重的思敏總是泡在球場。
  漸漸地,第一學期隊伍中出現了罅隙,直率的美國隊友對思敏說:“你這麼勤奮地練球,讓教練怎麼看我們?”思敏不解釋。
  大一第一學期結束,互相瞭解增多了,大家漸漸明白了:“原來,這是思敏的夢想。”隊友們不再責備,開始默默支持這個女孩的夢。“有時候考試一兩天沒去練球,就有隊友說‘我今天怎麼沒看見你在球場’,然後她們就開始督促我去練球。”談起隊友,思敏的聲音變得很柔軟。
  如今她離這個夢想更近了。“我們學校的NCAA進入全明星隊,這是我轉職業的理由之一。我在校隊每場比賽都打,平均桿數最低。大學比賽讓我知道了自己的水平,我還是比較有競爭力的球手!這增加了我的信心,我覺得我可以去打職業了。”19歲的思敏說。過去的一年,馮思敏選擇了她認為對高爾夫特別有用的課程——演講課、日語課、法律課。其他課程,她覺得太浪費時間,“我覺得高爾夫作為我的職業很幸福,”馮思敏說。
  而以高爾夫為職業也是劉鈺的夢想。回國前一天,她所在的杜克大學高爾夫校隊“藍魔隊”獲得了NCAA團體賽冠軍。在慶功宴上,她悄悄地走向教練,告訴他她思慮一年的決定。“教練,我要休學轉職業。”教練一臉驚愕地看著她——這個即將離開美國綜合排名第七的杜克大學的優秀女弟子。他想起,二十多年前,老虎伍茲(14屆大滿貫冠軍得主)在斯坦福大學沒讀多久,也休學了。
  慶功宴結束後,劉鈺飛回了國內。5天之後,中高協批准了她的職業身份。“平衡學業和打球真的是非常困難的事情。因人而異。我還是想專心一點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劉鈺說。NCAA規定校隊學生的練球時間不得超過三個小時。這對劉鈺來說,遠遠不夠。她想把全部的時間都花在高爾夫上。
  五年來,球齡13年的劉爸爸劉松一直為女兒做球童。他分析了當前女子高爾夫的局勢:“現在女子高爾夫年輕化了。姑娘也不小了,該去轉職業了。如果邊讀書邊打球,練球時間不夠,可能會耽誤她的職業生涯。關鍵這是她真正想做的事情,就趕緊去做吧。”劉鈺計劃七月底返回美國奧蘭多的利百特學院訓練,為LPGA資格考試做最後的衝刺。
  羅瑩和她們的選擇截然不同。她準備大學畢業後再轉職業——征戰LPGA或者日巡。對這樣的選擇,她理性思考過:“高爾夫對女生來說,35歲就差不多到頭了,再之後就算打也只能當興趣了。作為職業賺錢糊口就難度很大了。除非年輕時打得特別好賺足了名氣,再依靠這個名氣做教練或者做自己的事業,但目前女子高爾夫中能這麼做的屈指可數。而且社會上對退役沒有學歷的女子運動員還是有蠻多偏見的。”
  理性的結論卻阻隔不了她對高爾夫的熱愛。她說:“雖然文化課很重要,有時候課程很有趣,但我更想打球,即便打球更累更辛苦。”“為什麼說更累啊?”新京報記者問。“可能因為更在意,所以覺得累吧。”羅瑩說。下學期,大三的她正式開始上課學習,也將繼續她的校隊生活。
  邵永亮非常享受校園生活,他說:“轉完職業,就沒辦法打校隊了。我大學畢業再轉。”肖佳藝是五個人中唯一帶著暑假作業回來的。在大學里,她70%的時間給了學習,10%的時間勻給社會實踐,剩下的才是高爾夫時間。正如她所說,“練球對我而言是排壓。只有出去比賽的那幾天,才100%是高爾夫。”對於未來,她選擇讀碩士,她希望畢業後有機會開個高爾夫球場。
  暑假在路上
  為高爾夫愛好犧牲其他,在邵永亮看來可以接受
  “也許同齡人還在讀書,但是我已經早早地開始工作了。幸運的是,我這麼早就以自己喜歡的東西為職業了。忙碌的付出是有回報的。”馮思敏打完CLPGA上海站的第二輪之後,笑著說。劉鈺和她的想法一樣:“是辛苦了一點,但打球是我想乾的,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。”這是馮思敏和劉鈺最後一個暑假了。
  在邵永亮看來,他的暑假沒有什麼不同,相比他身邊的朋友,他只是多去了一些別的地方——幾個機場和球場而已。“每個人都是一樣的。但作為一個運動員,可能安排比別人多一點,比別人累一點,比別人充實一點。”邵永亮說。
  他們對“充實”的假期都沒有什麼怨言。“我有自己的愛好,就要犧牲一點別的東西,比如我現在不能看世界杯。但是,我不能每樣東西都拿到啊,老天是很公平的。”邵永亮說。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的第二天,當他的朋友還在呼呼大睡時,他將拉著四十多斤的高爾夫球包奔赴機場,下一站——業巡賽蘇州站。  (原標題:棄美國暑假回中國打球(2))
創作者介紹

租屋

hw28hwxc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